来自猩猩的银魂

【银魂冲银】26个字母的小段子06

Under下面
“喂,总一郎君。”银时叫住穿好衣服正准备出门的总悟。“什么,旦那?”“每次【哔——】的时候都是银桑在下面,明明银桑比你大诶。”“这样吗,旦那?”“当然,这可是事关男人的尊严的大事!”“那么~”总悟笑得很纯良,“下回就我在下面好了。”“真的?”“恩!”明明应该是高兴的银时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银桑我早就该知道!嘶……轻点……总一郎君!”“什么,旦那?”“我说的…不是这种在下面啊!……啊!慢……慢点……”
骑乘式什么的,最吐艳了!

Vegetable蔬菜
“旦那,今天我请客去吃饭吧【用土方桑的钱包】,想吃什么?”“啊,银桑的话……帕菲就够了。”“旦那,”总悟皱了皱眉,“只吃甜食吗?偶尔也要吃些蔬菜啊!““不,果然有甜食就够了。”
“服务生,一杯……三杯巧克力帕菲和一份猪扒饭!”“是,请您稍等。”“啊,你过来一下。”总悟叫住了服务生,并且在她的耳边说了什么。“我明白了。”银时一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啊?
“给,您的猪扒饭,还有您的帕菲。”“诶,等等等等。”银时叫住服务生,“我不记得我有点蔬菜沙拉啊?”“那是……赠品。”回答的却是总悟。
银时看看总悟,再看看蔬菜沙拉,突然明白了。果然,总一郎君也是个温柔的人呢。

Wolf狼
“呦,总一郎君~”“旦那,”总悟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是总一郎君是总悟!”“无所谓啦,反正都一样。”“哪里一样了?”“不就是个名字吗……”
“魂淡……”银时捂腰咬牙切齿地咒骂。“魂淡总一郎君……呸,是总一狼君才对!”总悟在一旁听着,笑而不答。
反正不就是个名字吗,而且我本来也是床下为郎,床上变狼的人,无所谓的。

Xerox复印
“喂,旦那。你在干嘛呢?”“啊,总一郎君。银桑我在复印东西呢。”总悟走上前去,只见白纸上四个明晃晃的大字:征婚启示。总悟眯了眯眼,转身离开。“喂……真是的,银桑在工作呢,到底是来干嘛的?”
翌日,银时看见告示栏旁边围了一群人,于是上前围观。结果一路上被人用各种奇怪眼光注视。【怎么回事?】银时心想。当他看到告示栏上贴的东西之后……“冲田总悟你给银桑去死!!”
告示栏上一张孤零零的白纸,上书:坂田银时乃冲田总悟所有物,他人严禁肖想,如有违者,请提前写好遗嘱。

Year年
冲田总悟说:“旦那,等我成年。”那人笑着应了。
不过两年,冲田总悟以为不过两年。
“旦那……”是的,不过两年,然而那人的笑脸,却再也看不见了。
“喂,总悟,走了!”“知道了,土方桑。”整理好东西,轻轻地在地上放下一块蛋糕。“再见,旦那……”

Zoo动物园
坂田银时家的两个小鬼闹着要去动物园看猩猩,于是坂田银时十分不耐烦地把两个孩子丢到了真选组屯所。“猩猩什么的那里就有啦!”
于是神乐一脸不爽地把冲田总悟赶去了万事屋,然后和新八一起去了道场。“银桑,你自求多福吧。”眼镜默默为银时祈祷。
第二天坂田银时愤恨揉腰,自己怎么忘了真选组除了一只猩猩还有只狼?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