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猩猩的银魂

【警探组】检测模组已失灵

那本该是一个甜蜜的吻。 

如果康纳没有拒绝的话。 

“对不起副队长,但是我并不认为有进行接吻这种行为的必要。”康纳用手挡住了汉克,非常严肃地说。“鉴于接下来我们将进行调查,我建议不要提前激活我的检测模块。那可能会影响我的检测结果。” 

“去他妈的检测结果!”汉克不由得感到了挫败,康纳的回答简直是在提醒他他喜欢的家伙还像是个冰冷冷的铁疙瘩,即使是在他那么努力地试图改变他之后。“汉克?你是在生气吗?”看吧,这个小混蛋还一脸无辜地反问他。虽然这种想法和热恋期的女孩子没什么区别,汉克还是在心里骂了一句,这个操蛋安卓脑子里只有案子,根本就没有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啊!”诺丝差点笑得从桌子上折下来。马库斯也哭笑不得地看着康纳。“所以,你为了案件拒绝了他?”马库斯问。“有什么问题吗?”康纳依然不明白汉克为什么会生气,这本是他应尽的职责。“好吧,康纳。你和汉克是什么关系?”“恋人。”在这个问题上,康纳的信息处理模块根本没有用武之地,汉克的命令将永远凌驾于一切指令之上,而且并非作为搭档或是上司。“恋人之间亲吻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仿生人并不需要……”“他是人类,康纳。人类并不能像我们一样,仅通过接触就能够传递信息。因此他们需要一种方式来表达感情,他想要亲吻你,是因为他爱你。”康纳额角的状态灯闪烁着黄色。“但我想,他生气不是因为你的拒绝。”马库斯说。“是因为你把案子看得比他重要。”诺丝握住了马库斯的手,接着他的话说。 

“那我现在该做些什么?”“去做你认为该做的事。” 

于是康纳去做了他认为他应该做的事。 

他去找汉克索要一个吻。 

这是什么品种的小王八蛋?汉克差点捏碎自己手里的汉堡。他眼前这个满脸期待的,一本正经地提出一点也不正经的要求的混蛋安卓,在几天前才刚刚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一个水到渠成的吻。就他妈的因为一个狗屁案子!而现在,他竟然还敢站在这里,若无其事地要求他再吻他一次。 

“把你的舌头留给那些该死的案子吧!”“我很抱歉,汉克。”康纳的道歉极其诚恳,但天知道汉克想要的从来都不是道歉。他刚准备开口让康纳滚蛋,康纳温暖而又柔软的唇就贴了上来。汉克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揉了一把康纳的头发,反客为主地加深了这个吻。 

两个人舌尖接触的那一刻,康纳的视野里飞快弹出了检测器的检测结果。大可乐热量153大卡,牛肉汉堡热量600大卡,制作于半小时前,采用的牛肉较为劣质…… 

去他妈的检测结果。康纳对自己说。现在和他的舌头亲密接触的,既不是哪个杀了人之后叛逃的仿生人的蓝血,也不是哪个被自家仿生人捅了一刀的倒霉蛋的血液。这是汉克安德森的舌头,他的搭档,他尊敬的副队长,他的恋人的舌头。 

康纳喜欢这种感觉,他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所以,你检测到了什么?小混蛋。”“爱,汉克,我感受到了爱。”

【640000】恶人自有恶人磨

当编号为313-247-318-60的RK800型号警用仿生人被指派到DPD任职的时候,所有人都适时地表现了欢迎和热情,只有李德警探和差点就被60在太阳穴上开了个洞——当然这件事情大家并不知情——的汉克对此表现出了反感。大家对于盖文摆出这副表情倒是毫不意外,毕竟在仿生人已经解放了的如今,依然持有“仿生人都是无用的塑料垃圾”这样想法的人并不多见,而汉克,听听他嘀咕着“又来了一个小混蛋”就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了。

但盖文却敏锐地注意到了汉克——这个对于仿生人有着过高的关注度与好感度的老警探——对于DPD新成员的,十分具有单一指向性的厌恶。这让盖文对60稍稍有了些兴趣。除了康纳,可从来没有一个仿生人能够真正做到惹毛汉克·安德森。

塑料垃圾能有什么感情,盖文的这种固执的观点最终还是被打破了,而且这一切还要托福于他对60的关注。

“你不能这样对汉克!”盖文端着自己的咖啡路过半开着门的更衣室的时候,听见了里面传来的刻意压低声音的争吵。这蠢毙了的嗓音,盖文心想,除了他那位塑料同事以外,还能有谁呢?“为什么我不能?他根本就是个不负责任的酒鬼!”哦,棒极了,塑料同事二号。“他是一名优秀的警察,你应该尊敬他而不是在我面前诋毁他。”“真的吗?你的共享数据可是显示你几乎每一次都要跑到他的家里去亲自请他来工作!就像一个保姆一样!”

盖文靠在门框上听着两个仿生人吵架,这争吵的方式就像两个小鬼,我小学的时候吵架都比这个凶。盖文小声地咋舌,惊叹于仿生人在争吵这个模块上数据的匮乏。“为什么你总是在和我作对?60,如果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我希望你不要把这种情绪带到工作中来!”盖文听见“膨”地一声响,然后是60咬牙切齿的说话声,“是你那该死的共享数据让我再也无法控制我自己,你不觉得你应该对我的异常负有责任吗?康纳?”

如果“康纳”这个名字可以具现化,60大概已经把它嚼碎了。盖文乐得看两个仿生人窝里斗。

“去他妈的共享数据!还有,fuck you 60!”康纳怒气冲冲地从更衣室里走出来,顺手理了理似乎是被扯乱了的衣领。盖文恰到好处地发出了“哇哦”的声音作为自己有在惊讶的证据,跟在康纳身后的60立刻向他竖起了中指。

他妈的混蛋仿生人。

如果盖文能够忍住不挑衅,他就不叫盖文·李德了——DPD全体警员

关于李德警探到底有多欠揍,DPD的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他对两个康纳的恶意根本就是肉眼可见。“嘿,那边的铁罐头。”盖文再一次出言不逊,“去给我打杯咖啡。”进入茶水间的康纳抬头看了他一眼,听话地去接了一杯咖啡。“康纳,你真的不用理他的。”站在一旁的女警员看不过去,略有些谴责地瞪了盖文一眼,却只换来盖文的一个耸肩。“您的咖啡,李德警探。”康纳闪开盖文伸过去接咖啡的手,一翻腕将整杯热咖啡倒在了盖文的头上。“听着你这个混蛋,下次再敢欺负康纳,我保证这一杯热咖啡会换成一壶开水。”盖文听见了“康纳”小声的威胁。

“抱歉,李德警探,我好像是手滑了,我会运行自检程序的。”

操蛋的混蛋垃圾塑料废物!!!去你的共享数据!

“There ,there.”汉克拍了拍盖文肩膀上没有湿的部分,另一边的嘴角却挑的比谁都高。康纳在汉克转头看他的时候读到了汉克的口型。

“看起来我们以后有戏看了。”

胡说八道系列:
51:你是不是喜欢我
60:我不是我没有你别放屁

占tag致歉

Bryan设计的T恤有在预售,现在是限量签名款!!但是自己单独买太贵了,本金是45刀,汇率换算一下大概是330左右,邮费有十六刀,也就是说我自己单买要四百出头!!所以求个人拼国际邮费。请评论区排一下我找你非常感谢!!

【警探组】未来

人称混乱预警
超短

“很多仿生人觉醒的原因都不同,嫉妒、愤怒、恐惧甚至是保护欲。”卡姆斯基问康纳的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选择推倒指令墙?”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难题。

康纳开始回想他在被马库斯质问的瞬间到底想起了什么。那些超出他系统设定的,并且最终促使他推倒那三堵墙的究竟是什么。

答案出乎意料的简单。

他想起了汉克。他的搭档,那个五十出头的坏脾气警探,汉克·安德森。

“你不曾疑惑过吗?不曾感受到过某种超出程式的力量吗?”他当然有过,他早该在捡起地上的那尾鱼的时候就认识到自己的特殊之处的。或者在他选择了救起汉克而非追赶鲁伯特的时候,他就该意识到有一些高于程式的东西在引导着他的举动。但是他都没有,他选择做一只尽心尽力的猎犬,即使这会让汉克失望。但是汉克·安德森永远不会知道,他的仿生人搭档究竟是为了什么那么拼命地完成任务。

康纳在一开始并不理解什么是活着,对于他而言,即使机体被报废,也依旧会有下一台RK800取代他。他们共享同一个数据库,以共同的记忆最为延续。他们不分彼此,直到有新的型号将他们取代。一切本应如此,直到汉克·安德森让康纳认识到他是活着的。从那之后,康纳完成任务不再是为了模控生命,而是为了汉克,他要留在汉克身边。模控生命创造了一条忠实的猎犬,却亲自把牵引绳交到了汉克的手里。而汉克,天知道他从来没给sumo买过牵引绳。

“是时候下决定了。”他听见马库斯这样说,而他也看见了将他重重封锁的指令墙。他从未如此清晰的体会到他是被控制的,可是康纳也清楚,一旦推倒这些墙,他就会成为模控生命的背叛者,从此他就失去了站在汉克身边的正当理由。但如果不推倒,他又比谁都清楚,任务结束之后他会被召回,甚至被停机,他永远也见不到汉克了。

如果自己不在了,汉克会伤心吗?他依然会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左轮手枪那岌岌可危的六分之一吗?他是不是依然会在酒吧泡到深夜,或是用廉价的汉堡解决自己每一次的用餐需求。在他出警的时候,还会不会有人在乎他的安全,像自己曾经在天台或是电视台做过的那样,扫除对他生命的威胁。

康纳的处理中枢飞速运转,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我需要留在汉克身边。

我想要留在汉克身边。

他推倒了墙。

“所以,康纳,你的答案是什么?”卡姆斯基再次发问。“未来,是未来。”康纳回答。



最后不要脸的求个评论。

【警探组】来日方长

对不起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玩意儿……

“Shit!”汉克低声骂了一句,然而脸上的笑却怎么都藏不住。康纳依旧像以往一样在他身后站的笔直,汉克的反应完全没有出乎康纳的意料。或者说,据康纳以他所知道的汉克的行为方式分析,如果这时候他不骂上一句脏话那才不正常。

福勒挥了挥手让康纳先出去,
“我有些话要和他说,你知道自己的工位在哪对吧?”
“是的。”
康纳冲着汉克笑了一下,离开了福勒的办公室,他要去他自己的位置了——汉克对面那张桌子,现在那张桌子彻彻底底的属于他了。

“你是怎么想的,让他复工?”
汉克抱着手臂看着福勒,“这个塑料小混蛋明明刚领着一群塑料同伴闹过事。”
“得了吧汉克,他到底是不是个好搭档你心里有数。”
福勒早已学会了把汉克的抱怨指摘当做耳旁风,“他以后还会是你的搭档,并且只会是你的搭档。”
“哦,是吗。”
汉克状似不满地撇了撇嘴。
“拜托,你和盖文简直是警局里最难搞定的两个家伙!”
“我才不想和那个混球一样!你不能这么说我!如果你不想五分钟之后听见我给了他一拳的消息的话。”

似乎不管汉克和福勒说些什么,都免不了一场争吵。虽然这样的争吵什么都算不上。
“我怎么不记得你是这么好说话的一个人?”
汉克透过玻璃看着站在他桌子前发呆的康纳,这个该死的小混蛋竟然还开始整理了!
“那是因为他没有一大早就站在你的办公室里等你,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更何况谈判专家本来就很难搞定。”
“我没有拒绝的可能了是吗?”
“你知道你现在笑得像个有了第二春的男人吗?上一次我看见你笑得这么恶心还是你刚结婚的时候。”
“也许你是对的……”汉克嘀咕了一句,临走前还没忘了问候福勒一句。
“你这天杀的混账东西。”
“你也是。”

汉克回到自己的工位的时候,康纳刚好结束了整理。这张桌子整齐得像一个模范警员该有的桌子一样,而那些可怜的汉堡店的订餐小卡片已经躺在垃圾桶里了。
“Oh,damn.”
汉克又骂了一句,“你可真是个勤劳的小机器人啊是不是?”他没等到康纳解释,突然伸手揉乱了康纳总是板板正正的头发。
“我想这么干很久了。欢迎回来,康纳!”
康纳用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一种欢迎的方式,他焦糖色的puppy eyes突然开始闪闪发光,“谢谢您,副队长。我很高兴能继续和您搭档。”

汉克被康纳的眼睛闪得一愣,他又想起福勒说的第二春。不着急,他想,毕竟他们来日方长。

【警探组】RK800需要眼泪

OOC存在
不知道是什么向的小甜饼

似乎所有的葬礼都在雨天进行。

这是康纳参加的第一场葬礼,但实际上,参加葬礼的人并不是他,而是汉克。他只是单纯的跟着汉克而已。谁会邀请一个仿生人参加葬礼呢?几个月之前,他们连什么是死亡都还不知道。

死去的是一位和汉克熟识的警员。在底特律做警察不是什么好差事,加班,难搞的犯人,再加上脾气坏的同事,更要命的是你根本无法得到安全保障。仿生人革命成功后,一部分人类与仿生人之间的冲突反而更大,而突破了指令屏障的仿生人,也终于拿起了武器保卫自己的权益。这直接导致了曾经人类单方面的打压变成了双方面的械斗。可笑的是,维护秩序的警察却往往会成为双方的共同目标。这一位警员,就是在阻止械斗的过程中,被一个仿生人射杀的。康纳想不明白,明明仿生人自由对人类生活并没有特别大的冲击,为什么总有人要提出反对。更何况人们重点关注点失业问题,也已经在仿生人产业的出现下慢慢好转。汉克对此的回应是:“康纳,你要知道,人类就是这样一种愚蠢而低效的生物。无论什么事情,他们总要给自己找个派别站好才行。比如总统竞选,也比如这件事情。有些人就是要和别人持相反的态度以显示自己的不同,我看他们确实他妈的蠢得与众不同。”汉克最终发出一声嗤笑结束了这个话题。

康纳在里墓碑百余米远的地方停下了,他并不认为死者家属会愿意看见他头上的状态灯。汉克站在人群的最外围,穿着一身黑色西服——他所有衣服里只有这套黑西装是合体的——在雨中静静地看着这一场告别仪式。康纳不知道汉克想到了什么,只是他的背影仿佛也凝固成了一座墓碑。整场葬礼安静而沉重,除了雨滴落在伞面上的声音以外,就是死者家属压抑的啜泣声。仪式的最后,是人们低声向家属告别并表示宽慰。汉克是最后一个,康纳看见他和那个可怜的妇人说了几句话之后走了过来。康纳撑起手里的雨伞,为汉克遮住了雨,在他们转身那一刻,康纳听见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眼泪到底有什么用。”康纳在返程的路上提出了这个问题。“你问这个干什么?你甚至都不会哭。”汉克看了康纳一眼,并没有回答问题的意愿。“理论上来说,我是可以哭的。”康纳为自己平反,“我的组件当中有人造泪腺,在指定情境下我会用眼泪使犯人放松警惕。”“指定情境,哈?看看我们人类的伟大造物。”汉克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所以,你哭过吗?”康纳愣了一下,他的确没有哭过。“我……当我在耶利哥的时候,我意识到是我导致了很多仿生人被报废。我感到……愧疚,我几乎哭出来了,但是我认为那并不是适合哭的时候,所以我……”“操!”汉克狠狠地砸了方向盘一拳,把他的老爷车靠边停了。“几乎?”他完美地捕捉到了他想要的词,“康纳你听着,眼泪是他妈的发泄情绪的一种渠道,任何能用你那种公式化的不合时宜阻止的眼泪,都他妈的不叫哭你听懂了没有?”康纳并不懂,然而很明显汉克也没指望他懂。康纳看着汉克摔门而去的背影,沉默了很久。

意外总是来的很突然。康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任劳任怨地模仿汉克的口吻写述职报告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信息。“13街区发生大规模械斗,一位警员受重伤,请求支援。”仿生人的心脏是人造的,它只会损毁不会病变。但是在接到信息那一刻,康纳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心脏被人攥紧一般的疼痛。他甚至没来得及和福勒打声招呼就冲出了警局。13街区,那是汉克今天负责巡逻的街区。康纳没有选择警车,他先进的处理系统让他轻轻松松骇进了出租车的系统。无人驾驶的出租车以它出厂以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13街区,快到路上的人近乎只看到一道残影。

康纳赶到现场的时候,从附近街区前去支援的几个警员已经解决了混乱,他们正在把挑事的几个人类和仿生人塞进警车里。而他想找到的那个人,并没有出现在这些警员当中。康纳不得不承认,地上那些血迹从来未曾像现在这样让他恨不得关闭自己的视觉组件。仿生人不需要呼吸,但他切实的感受到了窒息。“康纳?”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来找副队长的?那你该去那边。”那是一辆救护车。康纳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软体不稳定的弹窗覆盖了他的全部视线。

但是谢天谢地,他听到了熟悉的叫喊。“哦!该死的,你就不能轻一点?”“我很抱歉,副队长。”救护车里的确是汉克,只不过是个活蹦乱跳的汉克,他的手臂被划开了一道不算短的口子,但很显然这并不足以构成“重伤”,队医正在帮助他处理伤口。康纳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不过他很确定这是足以称之为欣喜的感情。“康纳你来……哦上帝啊,你哭什么?”“我……我在哭吗?”康纳手指上的透明液体证实了汉克的说法,他用手背抹了一把脸,可除了让那透明的水痕扩散开来以外没有任何作用。“但是,我确实是感到……高兴的,汉克?”“好吧好吧,过来。”汉克伸开了手臂,而康纳也不出他所料地一头扎了进去。然后队医就看见了大名鼎鼎的仿生人猎人,模控生命的猎犬,那个勇猛得敢跳火车追逐犯人的康纳,在他们副队长的怀里哭的像个孩子。

当耶利哥的首领再一次看见康纳时,他敏锐地发现了康纳的小变化。“嘿,康纳。你看起来比以前……更像是个人了。”康纳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可能是因为我真正拥有了眼泪吧。”

【警探组】打赌

警探组实在是太好吃了,对不起我又没控制住我自己。

我流汉康。

当汉克手机响起的那一刻,几乎所有在吉米酒吧里喝酒的人都笑出了声。“嘿,汉克,你们家的塑料小警探好像又有事情要找你了。”“他才不是我们家的。”汉克嘀咕了一句,他曾经试着挣扎过,但最后还是没有拗过康纳,让他在自己的手机上设置了专属铃声。“请接电话安德森副队长,因为任何一种原因耽误工作都是极为不明智的选择……”“天杀的专属铃声。”尽管这么说着,汉克还是接起了电话。

“安德森副队长,我于三十分钟前接到底特律警局发来的任务信息。我现在在您的家门口,但是您不在家。我分析您可能在酒吧,我马上会过去找您,希望您在原地等我。”属于康纳的略带沙哑的性感声线从汉克的老旧手机里飘了出来,没有给汉克任何的回应时间,康纳单方面挂断了电话。“哼。”汉克从鼻子里挤出一个单音,表示他知道了,杯子里的琥珀色酒液随着他晃杯的动作打着旋。他一口气喝光了剩下的酒,冰块碰撞着发出碎裂的声音。

“该死的鬼天气。”汉克并不想现在就走,但和康纳相处了这么久,他也很清楚康纳的行动力。底特律的雨,那下的没完没了令人心烦的雨,但汉克更不想面对的,是康纳看见他没打伞之后的唠叨。老天,打伞实在是件麻烦的要死的事情。“别急着走啊。”杯壁上晶莹的水珠和麦香是多么的吸引人,汉克看着被推过来的酒杯停下了起身的动作,“算我请你的,再等一会儿。”酒吧老板用拇指指了指聚集在一起吵吵嚷嚷的酒客们,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这群混蛋。”汉克抿了一口酒,高声喊到:“算我一个!”

康纳在提着伞踏进酒吧的瞬间就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此时距离他挂断电话不超过十五分钟。“嘿,塑料警探,这是你今天晚上进的第几家酒吧?”“第一家。”康纳颇有些不明就里。“该死的!”一部分人发出了哀嚎。“你没说谎吧康纳!”“得了吧,”汉克拍了拍康纳的肩膀,“这个小傻瓜是不会说谎的。”“我以为他起码会走两家!他第一次来这里找你的时候可是跑了四家酒吧。”

康纳运用他出众的处理器分析了现在的状况,他认定这群人刚刚是在打赌,而且似乎内容和他有关。“这群蠢蛋赌你多长时间会到,我说二十分钟之内他们还不信。”身为警用仿生人,康纳想要提醒汉克带有彩头的打赌已经属于违法范畴,但是看着汉克的笑容,康纳并没有把扫兴的话说出口。汉克很少笑得这么开心。“记住一人一杯酒,傻小子们!”仍然有人质疑康纳找到汉克是碰运气,康纳的状态灯黄了片刻,他说道:“前天汉克说想要喝威士忌,而根据汉克衬衣上的酒迹残留数据表示,他更偏好这家酒吧的混合威士忌。”“快让这两个秀恩爱的混蛋滚出我的视线!”汉克“康纳你竟然又分析我的衬衫”的抗议被众人的不满盖过,突然不受欢迎的汉克和康纳被轰了出来。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康纳看着黑色的伞,似乎有些许的苦恼。

汉克突然就笑了起来,为此他收获了一个来自康纳的疑惑的眼神。康纳微微偏过的头和地上水洼反射在他脸上的光都恰好击中了汉克那近乎死寂的心脏,让它时隔多年再一次像一个被恋爱所困扰的毛头小子一样狂跳了起来。“副队长?汉克?你怎么了,你好像有点脸红?”汉克别过了脸。

一定是这该死的月光太温柔了,他想。



悄悄求个评论……

【警探组】底特律:起不出来题目

一发完小甜饼【大概】
没有提起马库斯但试图以完美结局为背景

“哦我的上帝啊。”汉克粗略统计了一遍,在和康纳成为搭档之后,他呼唤他的造物主的次数大概是原来的三倍。他并不喜欢统计这种说法,因为这听起来像是该死的仿生人。

“康纳,你真的是所谓的人工智能而不是人工智障吗?”汉克看着康纳指尖上一点没擦干净的干涸血迹,恨不得把这个塑料脑袋塞回模控生命。妈的,不行,现在他还是个自由的仿生人了。“我不明白您在说些什么。”康纳下意识搓了搓手,经过简单的分析之后他选择装傻。“闭上你的嘴吧,康纳。”先不说老汉克活了这么多年,除了喝完酒的时候脑子不清醒,其他时候基本上就是个人精,单说康纳这种“你看啊我在装傻”的直白表现,就足以把他自己出卖个透。汉克不禁想起自己二十年前还年轻的时候摆弄的智能手机,一旦你对里面的语音助手说了什么超出它分析范围的东西,它就会一本正经地回答“我不明白您在说些什么”,和康纳刚刚的装腔作势如出一辙。

汉克忍了又忍才把一句脏话换成了相对委婉的讽刺,“现场的血是味道比较好是吗?用不用我在手上划个口子让你舔舔?”康纳头上的指示灯黄了几秒,随后他回答道:“我并不建议您这样做安德森副队长,但如果您坚持的话,我可以帮您分析一下血糖血脂,只要我安装一个医疗模块……”“操。”汉克的回复很有他的风格,“难道我下次说话前要举个‘讽刺’的牌子吗?”

虽然这么说,但是汉克也已经把康纳在现场“蹭吃蹭喝”这件事翻了过去,他很清楚这是康纳的职责所在,而且他不得不承认,康纳的舌头真的是该死的好用。只要舔一舔就能得到很多需要化验分析才能取得的结果,这的确节省了很多时间,但汉克无论如何都搞不懂那个叫做卡姆斯基的家伙到底为什么会这么恶趣味。“你的传感器就不能装在手上吗?就这么摸一下就能得到结果不是更好嗯?”“但是传感器非常灵敏,那可能会导致在平时生活中需要分析数据过多而影响中枢系统运转。”哦,生活,汉克暗自对这个说法表示了欣赏。“那就让他们做一副手套什么的好了。”“我会在稍后休息时把您的建议传达给模控生命。”“去他妈的建议吧。”汉克嘀咕了一句,他现在只想用马克笔在康纳脸上写下“玩笑”这个词。

轰轰烈烈的仿生人平权运动已经结束了三个月,并且以仿生人大获成功为结局。人们渐渐从最初的惊恐中恢复过来,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尝试着“雇佣”仿生人来代替当初的购买。其实生活的变化还没有太大不是吗?康纳也从“模控生命派来的仿生人”变成了“在底特律警局工作的仿生人”,理论上他还将拥有一笔不菲的薪金用以修理自己。开什么玩笑汉克怎么可能养的起康纳。

也许仿生人的好日子快要到了,但康纳的好日子还遥遥无期。不如说,平权运动的成功反倒让他更加忙碌了。一些原本就瞧不起仿生人的人们这样的现况着实不满,双方的冲突也时有发生,这使得康纳不得不在各个仿生人伤人的案件现场之间奔波。更糟糕的是,觉醒的仿生人中不乏60那样的激进分子。

“嘿,冷静一下好吗?我是来帮你的!面对着这些脾气不好的仿生人,谈判专家必须重出江湖了。“我认识你。或者说还有哪个仿生人不认识你呢?康纳。”那个仿生人用枪抵着一个成年男人的脑袋,出乎意料地冷静。“你领导了我们追求自由,却又回到警局去给别人当工具来针对我们?”康纳顿时反应过来,这家伙是针对着自己来的。“我很抱歉,但那是我的工作。”“工作?”仿生人嗤笑一声,“得了吧,我们都知道你对那份工作根本毫不在乎,是有什么牵绊住了你追求自由的步伐!”他手中的枪突然指向了汉克。“让我猜猜,就是这个人对不对?”康纳可以肯定这个仿生人是要开枪的,在那一瞬间他预设了四种制服仿生人的方式,但他最后选择了不让汉克受伤的那一种——他扑过去挡住了汉克。

接连两声枪响,一颗子弹从后背钻进了康纳的右胸膛,另一颗子弹来自埋伏已久的狙击手,它打爆了那个仿生人的头。“我的天啊,康纳!”汉克抱住一个踉跄险些倒下的康纳,觉得心脏都快停跳了。“我没关系的安德森副队长。”康纳额角的灯持续闪烁着红光,视野里不断弹出警示框,“只是有一个生物组件受损,只要及时更换就可以了。”然而这拙劣的安抚并不能让汉克接受。“你刚刚明明可以制服那个家伙的吧?”康纳想了想,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冲动让他选择了坦白。“是的副队长,我预设了四种可以无损制服他的方法,但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你不受伤。”“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没有用,康纳。”“不是您有用没用的问题,安德森副队长。我是个仿生人,即使中弹也不会致命,而您是人类,和我不一样。”“该死的,你他妈三个月前领着一群仿生人要求平权,现在却告诉我你和我不一样?”康纳想要反驳这两件事并不一样,却最终选择了沉默,并准备迎接想象中来自汉克的暴风骤雨。

但他被人紧紧抱住了。

“副队长?”“你救了我第几次了?”“按照我的记录,这是第四次,安德森副队长。“明明救我有可能让你完成不了任务?”“副队长,您在我程序中的优先级是最高。还有您什么时候能松手?”“闭嘴,让我再抱一会儿。”

汉克讨厌仿生人,但这个时候他觉得他怀里的这小子真他妈可爱。

【许言】千字文4(R18预警)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

略微强制色彩注意,极度无趣注意。

说着写不完于是大半夜睡不着硬是摸出来了,麻烦诸位就当个乐子看一下吧。

OK,我想副本是个好东西,起码能再挺一阵子。
https://shimo.im/docs/XhCTkHXXNIcrSdzK 点击链接查看「副本 千字文4」,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许言】千字文3

咳……急刹注意,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开完车,吊销驾照吧_(:з」∠)_

如果急刹都无所谓的话,请走评论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