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猩猩的银魂

【警探组】槲寄生

短篇OOC,日常瞎摸鱼


汉克说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过圣诞节了。似乎自从柯尔也离他而去之后,他的每一个圣诞节都是在酒吧喝的烂醉,然后被急着回家团聚的酒保赶回空无一人的家。一人一狗一瓶酒,这让汉克早就遗忘了圣诞节的存在。


谁要庆祝什么圣诞节,他恨不得每天辱骂上帝呢。


但今年不一样了。他们家多了个人,或者说,仿生人。


“汉克,醒醒,我们该去买东西了。”“该死的,康纳!今天是休息日而且现在才七点!”天知道汉克在这一刻多想把这个混蛋仿生人的脑袋拧下来。“但是汉克,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圣诞节了。你的冰箱里已经没有足够的存货,我想我们应该去买些东西。”“谁去管那见鬼的圣诞节!”汉克扯过被子准备继续睡,然而康纳的眼神却让他妥协了。“好吧好吧,我们去买东西。”他到底是怎么才能摆出一副混杂着渴望激动与失落的表情的?


康纳用行动告诉了他,RK800无所不能。


康纳总是有办法说服汉克,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方法。面对着汉克对圣诞节的厌恶,康纳只做了一件事——他请求DPD的警探在圣诞节那一天匀给他一件案子。这也是为什么12月25号的晚上七点,汉克还要围着一摊血绞尽脑汁。他明明可以窝在沙发上喝一瓶啤酒,然后随意翻一部电影或者找出自己的CD听一下的。


但幸好康纳总还不至于把自己主动揽的活扔给汉克解决。足以让老警探头疼一会儿的案子在康纳这里简直轻松得没天理,人类凶手面对着康纳根本无处遁形。康纳只简单的分析了一下现场,做了几次预设重建,然后正大光明地黑了监视系统调查了附近几个街区的监控。他找到持刀抢劫的犯人前后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我的加班时间结束了?”汉克不满地看着康纳,直到他有些窘迫地转过头去。“是的副队长,我们可以回家了。”不得不说,康纳这一句“我们回家”确实让汉克好受了一些,他决定原谅康纳在这样一个放假的大好夜晚把他拉出来办案子。


他们在回去的路上路过了商店街。这个时候汉克才切实体会到圣诞节的气息,街道上张灯结彩,三四米高的圣诞树立在广场上,任凭装饰灯闪烁着华美的光。许多男孩和女孩约定在这里见面,等到了男朋友的女孩笑着扑进恋人怀里。而还没有等到人的男孩小声嘀咕了一句,把手里的热饮塞进了衣服里,试图减缓它热度流失的过程。年轻而又热情洋溢的圣诞节,它属于鲜活热烈的生命。


“等一下。”康纳留下这样一句话,突然就转身跑走了。汉克看见他从一个挎着篮子的小姑娘手里买了一朵花,一朵红的有些刺眼的玫瑰。然后康纳走到了那颗圣诞树下站定。


“我的头顶有一束槲寄生,汉克。”康纳拿着那朵花,张开了双手。操。汉克近乎停止运转的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他的仿生人,拿着一朵玫瑰花在向他索求一个吻。康纳的眼睛里再没有冷静自持,焦糖色的眸子里倒映着点点灯火,像是暖色的满天星光。汉克承认在这一刻他的心脏狂跳起来,就像是第一次恋爱时那样。


他眼前的仿生人知晓全世界324个国家和地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习俗,然后选择在圣诞节这一天站在槲寄生下,向他心仪的人类献上一个吻。汉克早已冰冷的心脏被康纳撬开了一条缝,那些本不该产生的隐秘的感情瞬间膨胀并占据了他的全身。你还在等什么呢?就像他期待的那样,吻他就好了。


于是汉克走上前去,接过康纳的玫瑰,和他交换了一个足够长,足够缱绻也足够若无旁人的吻。


康纳垂眸小声地说:“我的社交模组应该足以应付我的日常社交活动,但它对你永远也不适用,汉克。”卡姆斯基在设计你的时候应该也没想到你要和一个五十多岁的坏脾气老男人打交道,汉克心想。“我的社交模组告诉我,圣诞节站在槲寄生下面是个好主意。我不确定是不是,因为我想这个举动的含义也许不适合我们?”康纳敏锐地注意到了周围人怪异的目光,小仿生人生出的勇气就像蜗牛的触角一样,飞快地缩回了壳子里。“赞美社交模组 。”汉克说,他用手捏了捏康纳的脖子,和他额头抵着额头,“别去管那些东西,你不需要操心那个。我想你现在更需要操心另外一件事。”


“你的社交模组有没有教你怎么和一个老男人谈恋爱?”


【警探组】最佳校园情侣(三)

不能让康纳继续错下去。在认识康纳之前,吉姆虽然没有反感异常仿生人,但他也从来没有觉得他们是活着的。他与康纳相识并不久,但他确确实实把康纳看做了自己的朋友。于是吉姆找到了凯文,一个坚定的反动派。他跟凯文并不熟,只是偶尔聊过几次天,但是这家伙可是因为殴打过学校里的服务型仿生人而蹲过局子的校园“风云人物”。

“好久不见,凯文。”“哦,唔……吉姆?”“是我。”吉姆拦下了下课准备回家的凯文。“我之前听说你有组织一个反对异常仿生人的团体是吗?”“我们讨论过这个,我真高兴你还记得。”凯文笑了笑,“但你那个时候可是明确表示不感兴趣了。”“哦……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现在对它们有点反感。”吉姆谨慎地采用了“它们”的措辞,而这一点似乎极好地取悦了凯文。“那么加入我们是个好的选择,我的朋友。”

吉姆跟着凯文走到了一座较为偏僻的教学楼里,这里也是学校当初建设给社团活动的。但是因为距离教学楼和寝室都比较远,所以鲜少有社团选择在这里活动。哦,好像非自然研究会就在这个地方来着。空旷的走廊里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在回荡,颇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凯文看出吉姆似乎有些慌张,开口道:“介意告诉我你都经历了什么吗?”

“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吉姆的大脑飞速运转,他需要编一个合理却虚假的故事。“趴下!”就在凯文的手即将触碰到一间教室的门把手时,从对面的教室里冲出来了一个人,他一把拉住凯文和吉姆,毫不留情地把两个人推倒在地。在三个人同时倒地的瞬间,一颗子弹击碎了贴着磨砂贴纸的玻璃破门而出。吉姆毫不怀疑,如果不是这个人出现推倒了他们的话,这颗子弹一定会穿透他们两个人之一的脑袋。

“康纳!”推倒他们的人一声大喊,从门里模模糊糊传来了“got it”的回应,吉姆这才反应过来救了他们一命的竟然是汉克。汉克从地上爬起来飞快拉开了房门,房间里除了大敞的窗户以外一个鬼影都没有。“该死的!”汉克冲到窗边看了一眼,恨恨地骂了一句。“这可是三楼!”吉姆似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是又完全没有头绪,他只知道他的朋友好像刚刚从这扇窗户跳了出去。“别担心,那个小混蛋火车都跳过。你们两个待在这里,警察进来之前都不要乱动听见没有!”汉克扔下这一句,又急匆匆地跑出了门。

直到身穿DPD制服的警察涌进这间屋子,吉姆才有了点真实感。他在接受警察的现场问讯的时候,从没来得及关上的窗户里看见了两个仿生人的归来。一个陌生的仿生人穿着黑色的大衣,被押上了警车,而另一个,他所认识的康纳,被汉克一把揽进了怀里。

他们再一次相遇来的那么快又那么突然,让吉姆完全没有预料到。或者说,整件事情的发展都让吉姆觉得自己可能是还没睡醒。他在被带到警局录口供的时候,看见了和汉克并肩站着的康纳。他不再是金色的头发,而变成了深到近似于黑的棕发,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严肃端正的制服,额角上的状态灯也终于展露了出来。

上帝啊,他是个警察。吉姆觉得自己蠢透腔了,他居然会觉得一个警察是犯人,甚至还想要阻止他继续犯错。康纳冲他打了个招呼,带着闪闪发光的微笑的那种,吉姆瞬间觉得汉克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有如实质的刀子。“你这是钓鱼执法。”吉姆不满地嘀咕了一句。

“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康纳,是模控生命派来的仿生人,与汉克搭档处理与异常仿生人有关的案件。这是汉克·安德森,我的搭档。”吉姆发誓他看见汉克用手指戳了康纳的后腰一下。“好吧好吧,他还是我的恋人。”康纳补充。

汉克·安德森和康纳·安德森是吗?吉姆面无表情给他们俩拍了张合照,发在了求康纳电话号码的那个帖子里。【我祝他妈的这对最佳校园情侣百年好合。】

END

【警探组】最佳校园情侣(二)

关于康纳到底为什么会来这里蹭课,吉姆一度以为自己找到了答案。汉克这堂课正正好好是在午饭之前,所以下午有课的学生大多会在学校食堂搞定午餐。汉克也一样。大学食堂,所有人都知道,充满了高热量但味道不差的快餐。在这里你可以花几美元买上一份汉堡套餐,大可加冰带大薯的那种。吉姆不只一次看见康纳和汉克隔着一张桌子吵架,当然更多的还是汉克在单方面抱怨。如果不是他稍稍了解一些康纳其实相当柔和的性格,那两个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绝对会让他产生下一刻他们就能打起来的错觉。


也许不是错觉。但康纳总是有办法让汉克在发完牢骚之后,乖乖地吃掉一杯蔬菜沙拉。即使他管那东西叫做“要人命的绿色毒物”。


但吉姆心目中康纳的好儿子形象很快就崩塌了,因为他看到明明应该是“父子”的两个人在卫生间里拥吻。因为不小心把水扣在裤子上所以在室友送裤子来之前都只能缩在卫生间隔间里的吉姆,抱着自己的背包,穿着湿漉漉的裤子听着自己三观碎裂的声音瑟瑟发抖。而外面洗手池边上那两位正吻的入神,吉姆甚至能听见康纳那性感的鼻音。


他第一次意识到,安德森除了随父姓以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随夫姓。他从来没有挑明问过他们的关系,只是单方面以为他们是父子而已,说不定他和康纳一开始对姓氏的定义就完全不一样。


上帝啊,怪不得汉克看我不顺眼。吉姆知道了汉克在课堂上时不时瞪他一眼的真相之后险些落泪,这不是父亲怕自己儿子交什么不好的朋友,是怕我勾搭他男朋友才对吧?但吉姆确实不敢发下赌誓,如果他一早知道康纳是个gay而且还单身,他真的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能像现在一样笔直。有谁能抵挡得住康纳那该死的魅力呢?你瞧校园网上已经有人发布求助贴,问【这个向我搭话的男孩子真的好帅啊,他是谁啊求介绍!!】,还附赠一张就算糊了也非常吸引人的侧脸照。


放弃吧,这家伙已经名草有主了,虽然他对象是个比他大了好多的老头,但是看起来他们是真心真意地喜欢着彼此的。吉姆又随意翻了翻这个帖子,一条回复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个男生我也遇到过!真的很有魅力,不过他问的问题让我感觉挺奇怪的。他问我“你是如何看待异常仿生人的”。】


【是校报记者什么的吗?】


【不像是在做采访,我也遇到过他,他问我的问题是你们学校有没有反对仿生人觉醒的团体。】


“你们学校”,吉姆抓到了这个关键词,这足以证明康纳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吉姆长久以来的猜想得到了证实,但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康纳牵扯到的这件事绝不简单,但追求刺激的天性又让他难以放弃深究。


吉姆知道自己学校里有一个反对仿生人平权运动的学生组织,也知道一部分老师也是组织成员,但他并不清楚这些人都是谁。不过从日常的言行中可以看出,他们上一个犯罪心理学老师应该是坚定的反对派。……等等,被枪击的老师,身手异常敏捷的康纳,额角一直不摘下的纱布。上帝啊,康纳该不会是——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吉姆趁着康纳出去给汉克买水的时候,偷偷翻了翻他的包。一把史密斯维森M&P 40,一个扉页上写着汉克·安德森的破烂本子,一包蓝血。除此之外这个背包里什么都没有。


康纳是个仿生人,而且他很有可能是枪击老师的凶手。这个认识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击中了吉姆,他的朋友,是个穷凶极恶的犯人。


【警探组】最佳校园情侣(一)

这操蛋的平凡人生。

吉姆,普普通通的名字,普普通通的长相,普普通通的家境,普普通通的二流大学。他人生的一切都平凡得不得了,在这世界上有几十亿个和他一样的人,他们可能是任何一本小说,任何一部电影里的任何一个路人角色,一闪而过,不会给人留下回忆。也从来不会被人注意。

但是也许这枯燥乏味的大学生活终于能来点调剂了呢?吉姆心想。他是个普通的人,但并不无趣,他懂得在自己的人生中给自己找点乐子。比如他们新来的教那狗屁犯罪心理学的替班教师——上一个老师因为遇到抢匪还是什么总之是因为枪击被送进了医院,再比如突然出现在班级里的一个怪小子。

那个小子是真的够怪。吉姆观察了他整整三天,最后得到了这样的一个结论。在这所学校里随便揪一个学生问问,最无趣又无用的课是什么,他们肯定说是这节犯罪心理学。天知道他们这种二流大学为什么要有这门听起来特别牛逼,实际上卵用没有考试还他妈的超难的课程。更何况原来的老师是尽心尽力地无聊,现在讲台上那个叫做汉克·安德森的老头敷衍的态度实在是太让人生气。而就是这样让人昏昏欲睡的课堂,那个怪小子居然还能坐的笔直,不停地在本子上做着笔记。

不过他长的真他妈好看,我要是个女的我肯定已经在想办法追他了。

吉姆在观察了他三天之后,决定去搭个话。“嘿,兄弟。”那人似乎是被悄悄蹭到他身边的吉姆吓了一跳,手里的笔“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趁着他蹲下身去捡笔的时候,吉姆第一次看见了他的正脸。他的五官非常端正,眉梢有些向下拉,显得他有点不近人情,但只要仔细看一看那双焦糖色的眼睛,你就会觉得他所有的冷酷无情都不过是种掩饰。金色的发丝整齐而又服帖,只在右额上有一小撮头发蜷曲着,靠近右太阳穴的地方还贴着一块纱布。

不知道他为什么跑来这里听课。

总之不会是仰慕台上那个老头子就是了。吉姆不忘诽谤汉克一句。

“你好,我叫吉姆,很高兴认识你。”“哦,”刚刚直起腰的青年偏头瞄了台上的人一眼,与吉姆握了握手,“你好。康纳·安德森,很高兴认识你。”上帝啊。吉姆愣了一下,他似乎明白过来为什么康纳会这么认真地记笔记了。“是我知道的那个安德森吗?”“我想是的。”

……嘿,那个老头怎么能有这么好的儿子,他上辈子拯救了世界吗?吉姆看着康纳整齐得就像打印出来的笔记,他的想法从一开始只是想认识一下飞速发展成了渴望抱大腿。我可能再也不用担心犯罪心理挂科了。那一天,吉姆仿佛看见了天堂。

吉姆和康纳成为了朋友,当然,他自认为的。说来奇怪,明明吉姆就读的大学算不上大,可吉姆鲜少能遇见康纳。只是偶尔会看见他在校园里与人搭话,似乎是在打听些什么。按理来说就算他们不是一个专业的,如果康纳是这所大学的学生,那么吉姆总会在别的公共课上遇到他。但从来没有。无论他上一堂课下课后以多快的速度跑过来,他都能看见康纳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教室里看着讲台发呆。目不转睛的那一种,似乎在看些什么。这种状态通常会持续到汉克踩着上课铃走进教室,他才会挤出一抹特别不易察觉的笑,立刻投入到听讲当中。不难想象,康纳应该是那种从小到大成绩单上都是清一色A+的优等生。也是吉姆一向最讨厌的那种,可以人生一路顺风顺水走上巅峰的人生赢家。

但康纳就是让人讨厌不起来。

吉姆觉得可能是康纳过于温和的气质才让人无法心生厌恶,他总是出奇得有礼貌。他会认真地为不小心碰了你一下而道歉,也会在任何一个与你擦肩而过的瞬间向你点头问好。吉姆有些担心,这样一个脾气好又不善言辞的优等生,在这种大学里是一定会受到排挤的。甚至有些时候还会有人专门欺负这样的学生,因为没有哪一个成年人会因为自己被打了一顿或是敲诈了一点小钱而去找老师的。这样的小纠纷警局也鲜少会管,所以大家都是打掉了牙吞进肚子里。那些比他们成绩好的学生只能憋着一口气更加努力学习,为了能尽快离开这不上不下的尴尬境遇。

但吉姆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他在那天放学的时候,看见康纳被一群混混堵在了一条小巷里。吉姆靠在墙上胆战心惊地想自己是该去帮帮自己的新朋友,还是该先报警。他不想抛下康纳不管,可他又清楚自己去了绝对是送菜。然后他想起了汉克,就在他准备去找那个老警探过来帮忙的时候,他听见巷子里几声闷哼,然后康纳就提着自己的书包走了出来。那姿态如同闲庭散步,他还不忘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全知全能,他是怪物吗?

【警探组】检测模组已失灵

那本该是一个甜蜜的吻。 

如果康纳没有拒绝的话。 

“对不起副队长,但是我并不认为有进行接吻这种行为的必要。”康纳用手挡住了汉克,非常严肃地说。“鉴于接下来我们将进行调查,我建议不要提前激活我的检测模块。那可能会影响我的检测结果。” 

“去他妈的检测结果!”汉克不由得感到了挫败,康纳的回答简直是在提醒他他喜欢的家伙还像是个冰冷冷的铁疙瘩,即使是在他那么努力地试图改变他之后。“汉克?你是在生气吗?”看吧,这个小混蛋还一脸无辜地反问他。虽然这种想法和热恋期的女孩子没什么区别,汉克还是在心里骂了一句,这个操蛋安卓脑子里只有案子,根本就没有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啊!”诺丝差点笑得从桌子上折下来。马库斯也哭笑不得地看着康纳。“所以,你为了案件拒绝了他?”马库斯问。“有什么问题吗?”康纳依然不明白汉克为什么会生气,这本是他应尽的职责。“好吧,康纳。你和汉克是什么关系?”“恋人。”在这个问题上,康纳的信息处理模块根本没有用武之地,汉克的命令将永远凌驾于一切指令之上,而且并非作为搭档或是上司。“恋人之间亲吻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仿生人并不需要……”“他是人类,康纳。人类并不能像我们一样,仅通过接触就能够传递信息。因此他们需要一种方式来表达感情,他想要亲吻你,是因为他爱你。”康纳额角的状态灯闪烁着黄色。“但我想,他生气不是因为你的拒绝。”马库斯说。“是因为你把案子看得比他重要。”诺丝握住了马库斯的手,接着他的话说。 

“那我现在该做些什么?”“去做你认为该做的事。” 

于是康纳去做了他认为他应该做的事。 

他去找汉克索要一个吻。 

这是什么品种的小王八蛋?汉克差点捏碎自己手里的汉堡。他眼前这个满脸期待的,一本正经地提出一点也不正经的要求的混蛋安卓,在几天前才刚刚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一个水到渠成的吻。就他妈的因为一个狗屁案子!而现在,他竟然还敢站在这里,若无其事地要求他再吻他一次。 

“把你的舌头留给那些该死的案子吧!”“我很抱歉,汉克。”康纳的道歉极其诚恳,但天知道汉克想要的从来都不是道歉。他刚准备开口让康纳滚蛋,康纳温暖而又柔软的唇就贴了上来。汉克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揉了一把康纳的头发,反客为主地加深了这个吻。 

两个人舌尖接触的那一刻,康纳的视野里飞快弹出了检测器的检测结果。大可乐热量153大卡,牛肉汉堡热量600大卡,制作于半小时前,采用的牛肉较为劣质…… 

去他妈的检测结果。康纳对自己说。现在和他的舌头亲密接触的,既不是哪个杀了人之后叛逃的仿生人的蓝血,也不是哪个被自家仿生人捅了一刀的倒霉蛋的血液。这是汉克安德森的舌头,他的搭档,他尊敬的副队长,他的恋人的舌头。 

康纳喜欢这种感觉,他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所以,你检测到了什么?小混蛋。”“爱,汉克,我感受到了爱。”

【640000】恶人自有恶人磨

当编号为313-247-318-60的RK800型号警用仿生人被指派到DPD任职的时候,所有人都适时地表现了欢迎和热情,只有李德警探和差点就被60在太阳穴上开了个洞——当然这件事情大家并不知情——的汉克对此表现出了反感。大家对于盖文摆出这副表情倒是毫不意外,毕竟在仿生人已经解放了的如今,依然持有“仿生人都是无用的塑料垃圾”这样想法的人并不多见,而汉克,听听他嘀咕着“又来了一个小混蛋”就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了。

但盖文却敏锐地注意到了汉克——这个对于仿生人有着过高的关注度与好感度的老警探——对于DPD新成员的,十分具有单一指向性的厌恶。这让盖文对60稍稍有了些兴趣。除了康纳,可从来没有一个仿生人能够真正做到惹毛汉克·安德森。

塑料垃圾能有什么感情,盖文的这种固执的观点最终还是被打破了,而且这一切还要托福于他对60的关注。

“你不能这样对汉克!”盖文端着自己的咖啡路过半开着门的更衣室的时候,听见了里面传来的刻意压低声音的争吵。这蠢毙了的嗓音,盖文心想,除了他那位塑料同事以外,还能有谁呢?“为什么我不能?他根本就是个不负责任的酒鬼!”哦,棒极了,塑料同事二号。“他是一名优秀的警察,你应该尊敬他而不是在我面前诋毁他。”“真的吗?你的共享数据可是显示你几乎每一次都要跑到他的家里去亲自请他来工作!就像一个保姆一样!”

盖文靠在门框上听着两个仿生人吵架,这争吵的方式就像两个小鬼,我小学的时候吵架都比这个凶。盖文小声地咋舌,惊叹于仿生人在争吵这个模块上数据的匮乏。“为什么你总是在和我作对?60,如果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我希望你不要把这种情绪带到工作中来!”盖文听见“膨”地一声响,然后是60咬牙切齿的说话声,“是你那该死的共享数据让我再也无法控制我自己,你不觉得你应该对我的异常负有责任吗?康纳?”

如果“康纳”这个名字可以具现化,60大概已经把它嚼碎了。盖文乐得看两个仿生人窝里斗。

“去他妈的共享数据!还有,fuck you 60!”康纳怒气冲冲地从更衣室里走出来,顺手理了理似乎是被扯乱了的衣领。盖文恰到好处地发出了“哇哦”的声音作为自己有在惊讶的证据,跟在康纳身后的60立刻向他竖起了中指。

他妈的混蛋仿生人。

如果盖文能够忍住不挑衅,他就不叫盖文·李德了——DPD全体警员

关于李德警探到底有多欠揍,DPD的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他对两个康纳的恶意根本就是肉眼可见。“嘿,那边的铁罐头。”盖文再一次出言不逊,“去给我打杯咖啡。”进入茶水间的康纳抬头看了他一眼,听话地去接了一杯咖啡。“康纳,你真的不用理他的。”站在一旁的女警员看不过去,略有些谴责地瞪了盖文一眼,却只换来盖文的一个耸肩。“您的咖啡,李德警探。”康纳闪开盖文伸过去接咖啡的手,一翻腕将整杯热咖啡倒在了盖文的头上。“听着你这个混蛋,下次再敢欺负康纳,我保证这一杯热咖啡会换成一壶开水。”盖文听见了“康纳”小声的威胁。

“抱歉,李德警探,我好像是手滑了,我会运行自检程序的。”

操蛋的混蛋垃圾塑料废物!!!去你的共享数据!

“There ,there.”汉克拍了拍盖文肩膀上没有湿的部分,另一边的嘴角却挑的比谁都高。康纳在汉克转头看他的时候读到了汉克的口型。

“看起来我们以后有戏看了。”

胡说八道系列:
51:你是不是喜欢我
60:我不是我没有你别放屁

占tag致歉

Bryan设计的T恤有在预售,现在是限量签名款!!但是自己单独买太贵了,本金是45刀,汇率换算一下大概是330左右,邮费有十六刀,也就是说我自己单买要四百出头!!所以求个人拼国际邮费。请评论区排一下我找你非常感谢!!

【警探组】未来

人称混乱预警
超短

“很多仿生人觉醒的原因都不同,嫉妒、愤怒、恐惧甚至是保护欲。”卡姆斯基问康纳的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选择推倒指令墙?”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难题。

康纳开始回想他在被马库斯质问的瞬间到底想起了什么。那些超出他系统设定的,并且最终促使他推倒那三堵墙的究竟是什么。

答案出乎意料的简单。

他想起了汉克。他的搭档,那个五十出头的坏脾气警探,汉克·安德森。

“你不曾疑惑过吗?不曾感受到过某种超出程式的力量吗?”他当然有过,他早该在捡起地上的那尾鱼的时候就认识到自己的特殊之处的。或者在他选择了救起汉克而非追赶鲁伯特的时候,他就该意识到有一些高于程式的东西在引导着他的举动。但是他都没有,他选择做一只尽心尽力的猎犬,即使这会让汉克失望。但是汉克·安德森永远不会知道,他的仿生人搭档究竟是为了什么那么拼命地完成任务。

康纳在一开始并不理解什么是活着,对于他而言,即使机体被报废,也依旧会有下一台RK800取代他。他们共享同一个数据库,以共同的记忆最为延续。他们不分彼此,直到有新的型号将他们取代。一切本应如此,直到汉克·安德森让康纳认识到他是活着的。从那之后,康纳完成任务不再是为了模控生命,而是为了汉克,他要留在汉克身边。模控生命创造了一条忠实的猎犬,却亲自把牵引绳交到了汉克的手里。而汉克,天知道他从来没给sumo买过牵引绳。

“是时候下决定了。”他听见马库斯这样说,而他也看见了将他重重封锁的指令墙。他从未如此清晰的体会到他是被控制的,可是康纳也清楚,一旦推倒这些墙,他就会成为模控生命的背叛者,从此他就失去了站在汉克身边的正当理由。但如果不推倒,他又比谁都清楚,任务结束之后他会被召回,甚至被停机,他永远也见不到汉克了。

如果自己不在了,汉克会伤心吗?他依然会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左轮手枪那岌岌可危的六分之一吗?他是不是依然会在酒吧泡到深夜,或是用廉价的汉堡解决自己每一次的用餐需求。在他出警的时候,还会不会有人在乎他的安全,像自己曾经在天台或是电视台做过的那样,扫除对他生命的威胁。

康纳的处理中枢飞速运转,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我需要留在汉克身边。

我想要留在汉克身边。

他推倒了墙。

“所以,康纳,你的答案是什么?”卡姆斯基再次发问。“未来,是未来。”康纳回答。



最后不要脸的求个评论。

【警探组】来日方长

对不起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玩意儿……

“Shit!”汉克低声骂了一句,然而脸上的笑却怎么都藏不住。康纳依旧像以往一样在他身后站的笔直,汉克的反应完全没有出乎康纳的意料。或者说,据康纳以他所知道的汉克的行为方式分析,如果这时候他不骂上一句脏话那才不正常。

福勒挥了挥手让康纳先出去,
“我有些话要和他说,你知道自己的工位在哪对吧?”
“是的。”
康纳冲着汉克笑了一下,离开了福勒的办公室,他要去他自己的位置了——汉克对面那张桌子,现在那张桌子彻彻底底的属于他了。

“你是怎么想的,让他复工?”
汉克抱着手臂看着福勒,“这个塑料小混蛋明明刚领着一群塑料同伴闹过事。”
“得了吧汉克,他到底是不是个好搭档你心里有数。”
福勒早已学会了把汉克的抱怨指摘当做耳旁风,“他以后还会是你的搭档,并且只会是你的搭档。”
“哦,是吗。”
汉克状似不满地撇了撇嘴。
“拜托,你和盖文简直是警局里最难搞定的两个家伙!”
“我才不想和那个混球一样!你不能这么说我!如果你不想五分钟之后听见我给了他一拳的消息的话。”

似乎不管汉克和福勒说些什么,都免不了一场争吵。虽然这样的争吵什么都算不上。
“我怎么不记得你是这么好说话的一个人?”
汉克透过玻璃看着站在他桌子前发呆的康纳,这个该死的小混蛋竟然还开始整理了!
“那是因为他没有一大早就站在你的办公室里等你,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更何况谈判专家本来就很难搞定。”
“我没有拒绝的可能了是吗?”
“你知道你现在笑得像个有了第二春的男人吗?上一次我看见你笑得这么恶心还是你刚结婚的时候。”
“也许你是对的……”汉克嘀咕了一句,临走前还没忘了问候福勒一句。
“你这天杀的混账东西。”
“你也是。”

汉克回到自己的工位的时候,康纳刚好结束了整理。这张桌子整齐得像一个模范警员该有的桌子一样,而那些可怜的汉堡店的订餐小卡片已经躺在垃圾桶里了。
“Oh,damn.”
汉克又骂了一句,“你可真是个勤劳的小机器人啊是不是?”他没等到康纳解释,突然伸手揉乱了康纳总是板板正正的头发。
“我想这么干很久了。欢迎回来,康纳!”
康纳用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一种欢迎的方式,他焦糖色的puppy eyes突然开始闪闪发光,“谢谢您,副队长。我很高兴能继续和您搭档。”

汉克被康纳的眼睛闪得一愣,他又想起福勒说的第二春。不着急,他想,毕竟他们来日方长。

【警探组】RK800需要眼泪

OOC存在
不知道是什么向的小甜饼

似乎所有的葬礼都在雨天进行。

这是康纳参加的第一场葬礼,但实际上,参加葬礼的人并不是他,而是汉克。他只是单纯的跟着汉克而已。谁会邀请一个仿生人参加葬礼呢?几个月之前,他们连什么是死亡都还不知道。

死去的是一位和汉克熟识的警员。在底特律做警察不是什么好差事,加班,难搞的犯人,再加上脾气坏的同事,更要命的是你根本无法得到安全保障。仿生人革命成功后,一部分人类与仿生人之间的冲突反而更大,而突破了指令屏障的仿生人,也终于拿起了武器保卫自己的权益。这直接导致了曾经人类单方面的打压变成了双方面的械斗。可笑的是,维护秩序的警察却往往会成为双方的共同目标。这一位警员,就是在阻止械斗的过程中,被一个仿生人射杀的。康纳想不明白,明明仿生人自由对人类生活并没有特别大的冲击,为什么总有人要提出反对。更何况人们重点关注点失业问题,也已经在仿生人产业的出现下慢慢好转。汉克对此的回应是:“康纳,你要知道,人类就是这样一种愚蠢而低效的生物。无论什么事情,他们总要给自己找个派别站好才行。比如总统竞选,也比如这件事情。有些人就是要和别人持相反的态度以显示自己的不同,我看他们确实他妈的蠢得与众不同。”汉克最终发出一声嗤笑结束了这个话题。

康纳在里墓碑百余米远的地方停下了,他并不认为死者家属会愿意看见他头上的状态灯。汉克站在人群的最外围,穿着一身黑色西服——他所有衣服里只有这套黑西装是合体的——在雨中静静地看着这一场告别仪式。康纳不知道汉克想到了什么,只是他的背影仿佛也凝固成了一座墓碑。整场葬礼安静而沉重,除了雨滴落在伞面上的声音以外,就是死者家属压抑的啜泣声。仪式的最后,是人们低声向家属告别并表示宽慰。汉克是最后一个,康纳看见他和那个可怜的妇人说了几句话之后走了过来。康纳撑起手里的雨伞,为汉克遮住了雨,在他们转身那一刻,康纳听见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眼泪到底有什么用。”康纳在返程的路上提出了这个问题。“你问这个干什么?你甚至都不会哭。”汉克看了康纳一眼,并没有回答问题的意愿。“理论上来说,我是可以哭的。”康纳为自己平反,“我的组件当中有人造泪腺,在指定情境下我会用眼泪使犯人放松警惕。”“指定情境,哈?看看我们人类的伟大造物。”汉克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所以,你哭过吗?”康纳愣了一下,他的确没有哭过。“我……当我在耶利哥的时候,我意识到是我导致了很多仿生人被报废。我感到……愧疚,我几乎哭出来了,但是我认为那并不是适合哭的时候,所以我……”“操!”汉克狠狠地砸了方向盘一拳,把他的老爷车靠边停了。“几乎?”他完美地捕捉到了他想要的词,“康纳你听着,眼泪是他妈的发泄情绪的一种渠道,任何能用你那种公式化的不合时宜阻止的眼泪,都他妈的不叫哭你听懂了没有?”康纳并不懂,然而很明显汉克也没指望他懂。康纳看着汉克摔门而去的背影,沉默了很久。

意外总是来的很突然。康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任劳任怨地模仿汉克的口吻写述职报告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信息。“13街区发生大规模械斗,一位警员受重伤,请求支援。”仿生人的心脏是人造的,它只会损毁不会病变。但是在接到信息那一刻,康纳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心脏被人攥紧一般的疼痛。他甚至没来得及和福勒打声招呼就冲出了警局。13街区,那是汉克今天负责巡逻的街区。康纳没有选择警车,他先进的处理系统让他轻轻松松骇进了出租车的系统。无人驾驶的出租车以它出厂以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13街区,快到路上的人近乎只看到一道残影。

康纳赶到现场的时候,从附近街区前去支援的几个警员已经解决了混乱,他们正在把挑事的几个人类和仿生人塞进警车里。而他想找到的那个人,并没有出现在这些警员当中。康纳不得不承认,地上那些血迹从来未曾像现在这样让他恨不得关闭自己的视觉组件。仿生人不需要呼吸,但他切实的感受到了窒息。“康纳?”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来找副队长的?那你该去那边。”那是一辆救护车。康纳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软体不稳定的弹窗覆盖了他的全部视线。

但是谢天谢地,他听到了熟悉的叫喊。“哦!该死的,你就不能轻一点?”“我很抱歉,副队长。”救护车里的确是汉克,只不过是个活蹦乱跳的汉克,他的手臂被划开了一道不算短的口子,但很显然这并不足以构成“重伤”,队医正在帮助他处理伤口。康纳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不过他很确定这是足以称之为欣喜的感情。“康纳你来……哦上帝啊,你哭什么?”“我……我在哭吗?”康纳手指上的透明液体证实了汉克的说法,他用手背抹了一把脸,可除了让那透明的水痕扩散开来以外没有任何作用。“但是,我确实是感到……高兴的,汉克?”“好吧好吧,过来。”汉克伸开了手臂,而康纳也不出他所料地一头扎了进去。然后队医就看见了大名鼎鼎的仿生人猎人,模控生命的猎犬,那个勇猛得敢跳火车追逐犯人的康纳,在他们副队长的怀里哭的像个孩子。

当耶利哥的首领再一次看见康纳时,他敏锐地发现了康纳的小变化。“嘿,康纳。你看起来比以前……更像是个人了。”康纳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可能是因为我真正拥有了眼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