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猩猩的银魂

占tag致歉

Bryan设计的T恤有在预售,现在是限量签名款!!但是自己单独买太贵了,本金是45刀,汇率换算一下大概是330左右,邮费有十六刀,也就是说我自己单买要四百出头!!所以求个人拼国际邮费。请评论区排一下我找你非常感谢!!

【警探组】未来

人称混乱预警
超短

“很多仿生人觉醒的原因都不同,嫉妒、愤怒、恐惧甚至是保护欲。”卡姆斯基问康纳的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选择推倒指令墙?”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难题。

康纳开始回想他在被马库斯质问的瞬间到底想起了什么。那些超出他系统设定的,并且最终促使他推倒那三堵墙的究竟是什么。

答案出乎意料的简单。

他想起了汉克。他的搭档,那个五十出头的坏脾气警探,汉克·安德森。

“你不曾疑惑过吗?不曾感受到过某种超出程式的力量吗?”他当然有过,他早该在捡起地上的那尾鱼的时候就认识到自己的特殊之处的。或者在他选择了救起汉克而非追赶鲁伯特的时候,他就该意识到有一些高于程式的东西在引导着他的举动。但是他都没有,他选择做一只尽心尽力的猎犬,即使这会让汉克失望。但是汉克·安德森永远不会知道,他的仿生人搭档究竟是为了什么那么拼命地完成任务。

康纳在一开始并不理解什么是活着,对于他而言,即使机体被报废,也依旧会有下一台RK800取代他。他们共享同一个数据库,以共同的记忆最为延续。他们不分彼此,直到有新的型号将他们取代。一切本应如此,直到汉克·安德森让康纳认识到他是活着的。从那之后,康纳完成任务不再是为了模控生命,而是为了汉克,他要留在汉克身边。模控生命创造了一条忠实的猎犬,却亲自把牵引绳交到了汉克的手里。而汉克,天知道他从来没给sumo买过牵引绳。

“是时候下决定了。”他听见马库斯这样说,而他也看见了将他重重封锁的指令墙。他从未如此清晰的体会到他是被控制的,可是康纳也清楚,一旦推倒这些墙,他就会成为模控生命的背叛者,从此他就失去了站在汉克身边的正当理由。但如果不推倒,他又比谁都清楚,任务结束之后他会被召回,甚至被停机,他永远也见不到汉克了。

如果自己不在了,汉克会伤心吗?他依然会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左轮手枪那岌岌可危的六分之一吗?他是不是依然会在酒吧泡到深夜,或是用廉价的汉堡解决自己每一次的用餐需求。在他出警的时候,还会不会有人在乎他的安全,像自己曾经在天台或是电视台做过的那样,扫除对他生命的威胁。

康纳的处理中枢飞速运转,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我需要留在汉克身边。

我想要留在汉克身边。

他推倒了墙。

“所以,康纳,你的答案是什么?”卡姆斯基再次发问。“未来,是未来。”康纳回答。



最后不要脸的求个评论。

【警探组】来日方长

对不起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玩意儿……

“Shit!”汉克低声骂了一句,然而脸上的笑却怎么都藏不住。康纳依旧像以往一样在他身后站的笔直,汉克的反应完全没有出乎康纳的意料。或者说,据康纳以他所知道的汉克的行为方式分析,如果这时候他不骂上一句脏话那才不正常。

福勒挥了挥手让康纳先出去,
“我有些话要和他说,你知道自己的工位在哪对吧?”
“是的。”
康纳冲着汉克笑了一下,离开了福勒的办公室,他要去他自己的位置了——汉克对面那张桌子,现在那张桌子彻彻底底的属于他了。

“你是怎么想的,让他复工?”
汉克抱着手臂看着福勒,“这个塑料小混蛋明明刚领着一群塑料同伴闹过事。”
“得了吧汉克,他到底是不是个好搭档你心里有数。”
福勒早已学会了把汉克的抱怨指摘当做耳旁风,“他以后还会是你的搭档,并且只会是你的搭档。”
“哦,是吗。”
汉克状似不满地撇了撇嘴。
“拜托,你和盖文简直是警局里最难搞定的两个家伙!”
“我才不想和那个混球一样!你不能这么说我!如果你不想五分钟之后听见我给了他一拳的消息的话。”

似乎不管汉克和福勒说些什么,都免不了一场争吵。虽然这样的争吵什么都算不上。
“我怎么不记得你是这么好说话的一个人?”
汉克透过玻璃看着站在他桌子前发呆的康纳,这个该死的小混蛋竟然还开始整理了!
“那是因为他没有一大早就站在你的办公室里等你,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更何况谈判专家本来就很难搞定。”
“我没有拒绝的可能了是吗?”
“你知道你现在笑得像个有了第二春的男人吗?上一次我看见你笑得这么恶心还是你刚结婚的时候。”
“也许你是对的……”汉克嘀咕了一句,临走前还没忘了问候福勒一句。
“你这天杀的混账东西。”
“你也是。”

汉克回到自己的工位的时候,康纳刚好结束了整理。这张桌子整齐得像一个模范警员该有的桌子一样,而那些可怜的汉堡店的订餐小卡片已经躺在垃圾桶里了。
“Oh,damn.”
汉克又骂了一句,“你可真是个勤劳的小机器人啊是不是?”他没等到康纳解释,突然伸手揉乱了康纳总是板板正正的头发。
“我想这么干很久了。欢迎回来,康纳!”
康纳用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一种欢迎的方式,他焦糖色的puppy eyes突然开始闪闪发光,“谢谢您,副队长。我很高兴能继续和您搭档。”

汉克被康纳的眼睛闪得一愣,他又想起福勒说的第二春。不着急,他想,毕竟他们来日方长。

【警探组】RK800需要眼泪

OOC存在
不知道是什么向的小甜饼

似乎所有的葬礼都在雨天进行。

这是康纳参加的第一场葬礼,但实际上,参加葬礼的人并不是他,而是汉克。他只是单纯的跟着汉克而已。谁会邀请一个仿生人参加葬礼呢?几个月之前,他们连什么是死亡都还不知道。

死去的是一位和汉克熟识的警员。在底特律做警察不是什么好差事,加班,难搞的犯人,再加上脾气坏的同事,更要命的是你根本无法得到安全保障。仿生人革命成功后,一部分人类与仿生人之间的冲突反而更大,而突破了指令屏障的仿生人,也终于拿起了武器保卫自己的权益。这直接导致了曾经人类单方面的打压变成了双方面的械斗。可笑的是,维护秩序的警察却往往会成为双方的共同目标。这一位警员,就是在阻止械斗的过程中,被一个仿生人射杀的。康纳想不明白,明明仿生人自由对人类生活并没有特别大的冲击,为什么总有人要提出反对。更何况人们重点关注点失业问题,也已经在仿生人产业的出现下慢慢好转。汉克对此的回应是:“康纳,你要知道,人类就是这样一种愚蠢而低效的生物。无论什么事情,他们总要给自己找个派别站好才行。比如总统竞选,也比如这件事情。有些人就是要和别人持相反的态度以显示自己的不同,我看他们确实他妈的蠢得与众不同。”汉克最终发出一声嗤笑结束了这个话题。

康纳在里墓碑百余米远的地方停下了,他并不认为死者家属会愿意看见他头上的状态灯。汉克站在人群的最外围,穿着一身黑色西服——他所有衣服里只有这套黑西装是合体的——在雨中静静地看着这一场告别仪式。康纳不知道汉克想到了什么,只是他的背影仿佛也凝固成了一座墓碑。整场葬礼安静而沉重,除了雨滴落在伞面上的声音以外,就是死者家属压抑的啜泣声。仪式的最后,是人们低声向家属告别并表示宽慰。汉克是最后一个,康纳看见他和那个可怜的妇人说了几句话之后走了过来。康纳撑起手里的雨伞,为汉克遮住了雨,在他们转身那一刻,康纳听见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眼泪到底有什么用。”康纳在返程的路上提出了这个问题。“你问这个干什么?你甚至都不会哭。”汉克看了康纳一眼,并没有回答问题的意愿。“理论上来说,我是可以哭的。”康纳为自己平反,“我的组件当中有人造泪腺,在指定情境下我会用眼泪使犯人放松警惕。”“指定情境,哈?看看我们人类的伟大造物。”汉克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所以,你哭过吗?”康纳愣了一下,他的确没有哭过。“我……当我在耶利哥的时候,我意识到是我导致了很多仿生人被报废。我感到……愧疚,我几乎哭出来了,但是我认为那并不是适合哭的时候,所以我……”“操!”汉克狠狠地砸了方向盘一拳,把他的老爷车靠边停了。“几乎?”他完美地捕捉到了他想要的词,“康纳你听着,眼泪是他妈的发泄情绪的一种渠道,任何能用你那种公式化的不合时宜阻止的眼泪,都他妈的不叫哭你听懂了没有?”康纳并不懂,然而很明显汉克也没指望他懂。康纳看着汉克摔门而去的背影,沉默了很久。

意外总是来的很突然。康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任劳任怨地模仿汉克的口吻写述职报告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信息。“13街区发生大规模械斗,一位警员受重伤,请求支援。”仿生人的心脏是人造的,它只会损毁不会病变。但是在接到信息那一刻,康纳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心脏被人攥紧一般的疼痛。他甚至没来得及和福勒打声招呼就冲出了警局。13街区,那是汉克今天负责巡逻的街区。康纳没有选择警车,他先进的处理系统让他轻轻松松骇进了出租车的系统。无人驾驶的出租车以它出厂以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13街区,快到路上的人近乎只看到一道残影。

康纳赶到现场的时候,从附近街区前去支援的几个警员已经解决了混乱,他们正在把挑事的几个人类和仿生人塞进警车里。而他想找到的那个人,并没有出现在这些警员当中。康纳不得不承认,地上那些血迹从来未曾像现在这样让他恨不得关闭自己的视觉组件。仿生人不需要呼吸,但他切实的感受到了窒息。“康纳?”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来找副队长的?那你该去那边。”那是一辆救护车。康纳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软体不稳定的弹窗覆盖了他的全部视线。

但是谢天谢地,他听到了熟悉的叫喊。“哦!该死的,你就不能轻一点?”“我很抱歉,副队长。”救护车里的确是汉克,只不过是个活蹦乱跳的汉克,他的手臂被划开了一道不算短的口子,但很显然这并不足以构成“重伤”,队医正在帮助他处理伤口。康纳很难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不过他很确定这是足以称之为欣喜的感情。“康纳你来……哦上帝啊,你哭什么?”“我……我在哭吗?”康纳手指上的透明液体证实了汉克的说法,他用手背抹了一把脸,可除了让那透明的水痕扩散开来以外没有任何作用。“但是,我确实是感到……高兴的,汉克?”“好吧好吧,过来。”汉克伸开了手臂,而康纳也不出他所料地一头扎了进去。然后队医就看见了大名鼎鼎的仿生人猎人,模控生命的猎犬,那个勇猛得敢跳火车追逐犯人的康纳,在他们副队长的怀里哭的像个孩子。

当耶利哥的首领再一次看见康纳时,他敏锐地发现了康纳的小变化。“嘿,康纳。你看起来比以前……更像是个人了。”康纳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可能是因为我真正拥有了眼泪吧。”

【警探组】打赌

警探组实在是太好吃了,对不起我又没控制住我自己。

我流汉康。

当汉克手机响起的那一刻,几乎所有在吉米酒吧里喝酒的人都笑出了声。“嘿,汉克,你们家的塑料小警探好像又有事情要找你了。”“他才不是我们家的。”汉克嘀咕了一句,他曾经试着挣扎过,但最后还是没有拗过康纳,让他在自己的手机上设置了专属铃声。“请接电话安德森副队长,因为任何一种原因耽误工作都是极为不明智的选择……”“天杀的专属铃声。”尽管这么说着,汉克还是接起了电话。

“安德森副队长,我于三十分钟前接到底特律警局发来的任务信息。我现在在您的家门口,但是您不在家。我分析您可能在酒吧,我马上会过去找您,希望您在原地等我。”属于康纳的略带沙哑的性感声线从汉克的老旧手机里飘了出来,没有给汉克任何的回应时间,康纳单方面挂断了电话。“哼。”汉克从鼻子里挤出一个单音,表示他知道了,杯子里的琥珀色酒液随着他晃杯的动作打着旋。他一口气喝光了剩下的酒,冰块碰撞着发出碎裂的声音。

“该死的鬼天气。”汉克并不想现在就走,但和康纳相处了这么久,他也很清楚康纳的行动力。底特律的雨,那下的没完没了令人心烦的雨,但汉克更不想面对的,是康纳看见他没打伞之后的唠叨。老天,打伞实在是件麻烦的要死的事情。“别急着走啊。”杯壁上晶莹的水珠和麦香是多么的吸引人,汉克看着被推过来的酒杯停下了起身的动作,“算我请你的,再等一会儿。”酒吧老板用拇指指了指聚集在一起吵吵嚷嚷的酒客们,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这群混蛋。”汉克抿了一口酒,高声喊到:“算我一个!”

康纳在提着伞踏进酒吧的瞬间就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此时距离他挂断电话不超过十五分钟。“嘿,塑料警探,这是你今天晚上进的第几家酒吧?”“第一家。”康纳颇有些不明就里。“该死的!”一部分人发出了哀嚎。“你没说谎吧康纳!”“得了吧,”汉克拍了拍康纳的肩膀,“这个小傻瓜是不会说谎的。”“我以为他起码会走两家!他第一次来这里找你的时候可是跑了四家酒吧。”

康纳运用他出众的处理器分析了现在的状况,他认定这群人刚刚是在打赌,而且似乎内容和他有关。“这群蠢蛋赌你多长时间会到,我说二十分钟之内他们还不信。”身为警用仿生人,康纳想要提醒汉克带有彩头的打赌已经属于违法范畴,但是看着汉克的笑容,康纳并没有把扫兴的话说出口。汉克很少笑得这么开心。“记住一人一杯酒,傻小子们!”仍然有人质疑康纳找到汉克是碰运气,康纳的状态灯黄了片刻,他说道:“前天汉克说想要喝威士忌,而根据汉克衬衣上的酒迹残留数据表示,他更偏好这家酒吧的混合威士忌。”“快让这两个秀恩爱的混蛋滚出我的视线!”汉克“康纳你竟然又分析我的衬衫”的抗议被众人的不满盖过,突然不受欢迎的汉克和康纳被轰了出来。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康纳看着黑色的伞,似乎有些许的苦恼。

汉克突然就笑了起来,为此他收获了一个来自康纳的疑惑的眼神。康纳微微偏过的头和地上水洼反射在他脸上的光都恰好击中了汉克那近乎死寂的心脏,让它时隔多年再一次像一个被恋爱所困扰的毛头小子一样狂跳了起来。“副队长?汉克?你怎么了,你好像有点脸红?”汉克别过了脸。

一定是这该死的月光太温柔了,他想。



悄悄求个评论……

【警探组】底特律:起不出来题目

一发完小甜饼【大概】
没有提起马库斯但试图以完美结局为背景

“哦我的上帝啊。”汉克粗略统计了一遍,在和康纳成为搭档之后,他呼唤他的造物主的次数大概是原来的三倍。他并不喜欢统计这种说法,因为这听起来像是该死的仿生人。

“康纳,你真的是所谓的人工智能而不是人工智障吗?”汉克看着康纳指尖上一点没擦干净的干涸血迹,恨不得把这个塑料脑袋塞回模控生命。妈的,不行,现在他还是个自由的仿生人了。“我不明白您在说些什么。”康纳下意识搓了搓手,经过简单的分析之后他选择装傻。“闭上你的嘴吧,康纳。”先不说老汉克活了这么多年,除了喝完酒的时候脑子不清醒,其他时候基本上就是个人精,单说康纳这种“你看啊我在装傻”的直白表现,就足以把他自己出卖个透。汉克不禁想起自己二十年前还年轻的时候摆弄的智能手机,一旦你对里面的语音助手说了什么超出它分析范围的东西,它就会一本正经地回答“我不明白您在说些什么”,和康纳刚刚的装腔作势如出一辙。

汉克忍了又忍才把一句脏话换成了相对委婉的讽刺,“现场的血是味道比较好是吗?用不用我在手上划个口子让你舔舔?”康纳头上的指示灯黄了几秒,随后他回答道:“我并不建议您这样做安德森副队长,但如果您坚持的话,我可以帮您分析一下血糖血脂,只要我安装一个医疗模块……”“操。”汉克的回复很有他的风格,“难道我下次说话前要举个‘讽刺’的牌子吗?”

虽然这么说,但是汉克也已经把康纳在现场“蹭吃蹭喝”这件事翻了过去,他很清楚这是康纳的职责所在,而且他不得不承认,康纳的舌头真的是该死的好用。只要舔一舔就能得到很多需要化验分析才能取得的结果,这的确节省了很多时间,但汉克无论如何都搞不懂那个叫做卡姆斯基的家伙到底为什么会这么恶趣味。“你的传感器就不能装在手上吗?就这么摸一下就能得到结果不是更好嗯?”“但是传感器非常灵敏,那可能会导致在平时生活中需要分析数据过多而影响中枢系统运转。”哦,生活,汉克暗自对这个说法表示了欣赏。“那就让他们做一副手套什么的好了。”“我会在稍后休息时把您的建议传达给模控生命。”“去他妈的建议吧。”汉克嘀咕了一句,他现在只想用马克笔在康纳脸上写下“玩笑”这个词。

轰轰烈烈的仿生人平权运动已经结束了三个月,并且以仿生人大获成功为结局。人们渐渐从最初的惊恐中恢复过来,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尝试着“雇佣”仿生人来代替当初的购买。其实生活的变化还没有太大不是吗?康纳也从“模控生命派来的仿生人”变成了“在底特律警局工作的仿生人”,理论上他还将拥有一笔不菲的薪金用以修理自己。开什么玩笑汉克怎么可能养的起康纳。

也许仿生人的好日子快要到了,但康纳的好日子还遥遥无期。不如说,平权运动的成功反倒让他更加忙碌了。一些原本就瞧不起仿生人的人们这样的现况着实不满,双方的冲突也时有发生,这使得康纳不得不在各个仿生人伤人的案件现场之间奔波。更糟糕的是,觉醒的仿生人中不乏60那样的激进分子。

“嘿,冷静一下好吗?我是来帮你的!面对着这些脾气不好的仿生人,谈判专家必须重出江湖了。“我认识你。或者说还有哪个仿生人不认识你呢?康纳。”那个仿生人用枪抵着一个成年男人的脑袋,出乎意料地冷静。“你领导了我们追求自由,却又回到警局去给别人当工具来针对我们?”康纳顿时反应过来,这家伙是针对着自己来的。“我很抱歉,但那是我的工作。”“工作?”仿生人嗤笑一声,“得了吧,我们都知道你对那份工作根本毫不在乎,是有什么牵绊住了你追求自由的步伐!”他手中的枪突然指向了汉克。“让我猜猜,就是这个人对不对?”康纳可以肯定这个仿生人是要开枪的,在那一瞬间他预设了四种制服仿生人的方式,但他最后选择了不让汉克受伤的那一种——他扑过去挡住了汉克。

接连两声枪响,一颗子弹从后背钻进了康纳的右胸膛,另一颗子弹来自埋伏已久的狙击手,它打爆了那个仿生人的头。“我的天啊,康纳!”汉克抱住一个踉跄险些倒下的康纳,觉得心脏都快停跳了。“我没关系的安德森副队长。”康纳额角的灯持续闪烁着红光,视野里不断弹出警示框,“只是有一个生物组件受损,只要及时更换就可以了。”然而这拙劣的安抚并不能让汉克接受。“你刚刚明明可以制服那个家伙的吧?”康纳想了想,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冲动让他选择了坦白。“是的副队长,我预设了四种可以无损制服他的方法,但只有这样做才能让你不受伤。”“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没有用,康纳。”“不是您有用没用的问题,安德森副队长。我是个仿生人,即使中弹也不会致命,而您是人类,和我不一样。”“该死的,你他妈三个月前领着一群仿生人要求平权,现在却告诉我你和我不一样?”康纳想要反驳这两件事并不一样,却最终选择了沉默,并准备迎接想象中来自汉克的暴风骤雨。

但他被人紧紧抱住了。

“副队长?”“你救了我第几次了?”“按照我的记录,这是第四次,安德森副队长。“明明救我有可能让你完成不了任务?”“副队长,您在我程序中的优先级是最高。还有您什么时候能松手?”“闭嘴,让我再抱一会儿。”

汉克讨厌仿生人,但这个时候他觉得他怀里的这小子真他妈可爱。

【许言】千字文4(R18预警)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

略微强制色彩注意,极度无趣注意。

说着写不完于是大半夜睡不着硬是摸出来了,麻烦诸位就当个乐子看一下吧。

OK,我想副本是个好东西,起码能再挺一阵子。
https://shimo.im/docs/XhCTkHXXNIcrSdzK 点击链接查看「副本 千字文4」,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许言】千字文3

咳……急刹注意,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开完车,吊销驾照吧_(:з」∠)_

如果急刹都无所谓的话,请走评论链接。

【冲银小段子】为什么有那么多情人节

“旦那,为什么昨天情人节没来找我?”坂田银时在被人拽进小巷里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是谁下的手了。果不其然,那响起的带着些许不满的青年声音,是属于冲田总悟的,只不过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质问让银时愣了一下。“哈?昨天算是哪门子情人节啊?”2月14日是情人节,3月14日是白色情人节,收到巧克力后白色情人节也有好好地手作了巧克力回礼,可6月14日是什么啊?

“每个月的14号都是情人节。”得到了这样一本正经的答复。“不不这样随便的情人节银桑才不接受,而且这种东西一年两次就够受了……”银时摆着手准备离开,却被总悟堵住了嘴。衣领被一把拽住使得他踉跄了一下,旋即就有另一个人的唇盖了上来,湿滑的舌头带着什么甜香的东西强势地进攻。浓郁的巧克力香味蔓延开来。一个吻结束,坂田银时眼睛却开始放光。“哦哦哦!这不是那个超难买的高级巧克力吗!”总悟笑眯眯地把盒子递过去,看着坂田银时爱不释手地翻看着盒子。“情人节礼物,怎么样?”“以后尽管来找银桑好了!”

【许言】千字文2

李泽言躺在酒店的床上有些难以入眠。酒店的床太软,让人躺在上面一点真实感都没有。李泽言不知道怎么又想起白天的棉花糖,摸过手机给魏谦发了一条消息。“给我买点棉花糖。”半夜十二点收到总裁短信的魏谦整个人情绪都不太对了,总裁突然要棉花糖,是要做些什么?研究新菜吗?魏谦正准备出门找找有没有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却又收到一条短信。“不用了。” 

魏谦吐槽的短信写了又删,终于还是选择了老实睡觉。李泽言骚扰过自己的助理之后,反倒是睡不着了。许墨,现在在干什么?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聚集在了雪白的墙壁上,他知道就在一墙之隔的那一头,就是许墨的房间。也许他还在看书,也许他也已经睡了。李泽言叹了一口气,他在干什么呢?明明第二天就有很重要的论坛,他却因为一个男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伸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强迫自己把思绪拉回到明天要做的报告上。 

李泽言不知不觉又火了一把。虽然作为全国出名的黄金单身汉,李泽言总是享有极高的话题度的,但大多数时候,人们只能看见华锐宣传部放出的极小一部分李泽言的信息,就连李总的生日都是众多网友对着宣传部狂轰滥炸了许久,人家才不情不愿地公布了信息。这一次论坛的官方图片,着实刷爆了无数人的朋友圈。照片里的李泽言,一身西装熨帖,脊梁笔挺,侧着身子讲解屏幕上的内容。拿着报告的手指纤长得有些不像话,网友们甚至放大了研究李总的睫毛到底有多长。 

“李总真好看啊……”研讨会中场休息,一个年纪稍小的姑娘掏出了手机。“我可以看看吗?”许墨冲着小姑娘露出了微笑。“哦……好……”被迷的七荤八素的女孩迷迷糊糊地递出了自己的手机,许墨低头看了一眼,依旧是神色淡然,但那女孩不知怎么觉得许教授的眼睛里好像有火光闪烁。“李泽言。”这一个被无数人念过的名字,在许墨口中却显得格外缱绻暧昧,听着就让人不由自主地脸颊发烫。“谢谢。”许墨把手机还了回去,小姑娘看见原本被她擦得光洁如鉴的屏幕上,李泽言低垂的眼睛上留有指尖划过的痕迹。是许教授不小心碰到的吧。 

许墨当然知道自己是故意的。李泽言全身上下能露出来的地方,许墨最喜欢李泽言的眼睛。那双眼睛平时看上去冰冷,可是每当他注视着你。那双颜色颇深的眼中,就好像只剩下你一个人了。每一个倒影,都仿佛刻在心底。许墨尤其喜欢把他的眼睛搞得湿漉漉的,那人咬住下唇,眼眶通红的模样,简直性感到了极点。可怜兮兮的,又令人忍不住想要欺辱他。一贯强势的人被打破了冰冷的伪装,那是再吸引人不过的了。


QWQ我试图描写出我心里的许言,但是果然妄想和实际成品有很大出入,大家凑和看吧。下一篇应该就开车了……应该,吧……高考之后,尽情开车好了。